林兆华知识分子大多被招安节能

发布时间:2020-09-25 13:20:00 来源:栖霞律师网

核心提示:他自称是人艺的儿子,却又坚决不做传统的奴隶;在艺术界摸爬滚打半个世纪却仍一心赤子直言不讳;人生如戏,他既在戏中,又不在戏中。

一个中央台的晚会可以够一年戏剧的花费

:听说您费了十年的努力,今年才把大师彼得·布鲁克的戏剧请到中国。

林兆华:对,我多年以前就想把这些大师请过来,但是我一个工作室没有这个能力,没那么多钱,这次是中芭团长赵茹横办的,我们工作室工作上还有一些能力,就合作办起来了。这应该是国家想到的事,应该请的他们不请,彼得·布鲁克应该国家请啊,皮娜·鲍什应该国家请啊,还有无数大师呢,你们干嘛不请?

:我看您最近写的小杂文里说您宣布解散工作室,明年不做世界邀请展,这是怎么回事呢?

林兆华:不做了,我还再费口舌去谈钱去?!你问问小田,一天到晚地忙,工作室根本没钱,他们生活都非常苦,我们也发不出很高的工资来,就前几年也是靠演出的收入来负担一些服用。国家不是热爱文化嘛,国家不是热爱戏剧嘛,他们怎么不支持一下,一个中央台的晚会可以够一年戏剧的花费,你们可以花这么多钱,戏剧为什么不支持一下,对吧。

:今年是人艺60年,您的《绝对信号》小剧场运动 0年,您排的话剧《天鹅之歌》、《论烟草有害》第一周票就售罄;像最近的《喜剧的忧伤》一天票房就突破500万;这一系列票房奇迹,您觉得能说明咱们当代戏剧文艺的复兴吗?

林兆华:票房不是衡量戏剧的标准,但是我们现在有的时候不能不屈服于票房,它有各种因素了。票房的火不算真正的火。

:什么样才是真正的火?

林兆华:我不知道。成年的总吃传统,这不是火,这是焚烧自我。

现在的知识分子大多数是被“招安”状态

:我看您一直有个习惯“喜欢坐在剧场的角落,看自己的戏上演”,您说“观众是戏剧史编撰者”,怎么这么说呢?

林兆华:戏剧史是一些学者编的,他们选择的戏剧是政府认同的,政府认同以外有无数好的作家,有无数好的作品,但是他们不认为是好的。意识形态是统帅,它有权力统治你,你越听话越好,这是公理,没得可说的。你非得拿一个戏批判现实,批判官员的腐败,腐败应该批判吧,你稍微写深刻一点,不让你演的。其实他们不知道根源,腐败为什么不能制止,为什么?就是政府没有什么正式的监督,对吧。

:濮存昕老师说您是骨子里面的知识分子,您觉得戏剧需要承担反思当下的吗?

林兆华:我绝对没有知识,我绝对不是知识分子,我要是知识分子的话,我早写文章批判了。现在的知识分子大多数是被招安状态。咱们这个体制,各个文化部门领导是削弱个性的,我们提倡的是统一,不提倡个性,多年是这样子的。

:彼得·布鲁克说“全世界的戏剧观众都在减少,戏剧已经没法给人思想和精神的指导,甚至连娱乐性都越来越少了。戏剧经常被比作 :收了人的钱,却无法让人得到满足。”您同意这个说法吗?

林兆华:我不知道他说这话的前提是什么,只是我觉得现在在中国应该提倡戏剧的娱乐性,我们经常的习惯于思想大于艺术,因为这是毛泽东说的话,第一是政治,第二才是艺术,我们从来不百家争鸣。

[NextPage]

中国所谓先锋的戏剧也没有真正的先锋

:莎士比亚、契诃夫、贝克特、易卜生的经典名剧您都排过,是不是有一种改编大师戏剧的情结吗?会不会还在跟国外的戏剧在暗中较劲?

林兆华:是不得已,我喜欢当代戏剧,但是当代戏剧好的太少,我只能求助于名剧,名剧还有几条,一个它是名剧,谁也不敢反对,学生也不敢说别的,这是莎士比亚,这是易卜生;第二,没政治问题;第三,它确实能锻炼导演跟演员。

:您说您的《建筑大师》和《哈姆雷特》拍的不比西方的差?

林兆华:我是这么觉得,我看过无数版本的《哈姆雷特》,欧洲易卜生家乡的《建筑大师》录像我也看过,在比利时。德国的大剧院,我看过一天录像,后来我觉得我的《建筑大师》挺好。

:您在汉堡演出交流的时候,说欧洲以前根本不知道中国也有戏剧,今年是人艺建院60周年,您说现在国外对中国戏剧的认识有多大的改变呢?

林兆华:现在欧洲也并不了解中国戏剧,并不了解,80年代出去,根本中国连曹禺都不知道。谁知道你人艺是干什么的,我们也并没有特别把戏剧艺术去向外宣传

:您曾说中国并没有先锋的精品,小剧场运动 0年,您觉得现在有精品了吗?

林兆华:现在也没有真正的先锋预计2010年产能将达10万辆。奔驰也不甘落后,舞台上也没有真正的现实主义。我们口口声声现实主义,真正的现实主义并不多见,所谓先锋的戏剧也没有真正的先锋。

:像《白鹿原》、《红白喜事》不是现实主义吗?

林兆华:这不叫,这叫应题作文。《红白喜事》剧本是很好的,人艺演的也挺的,那在现实主义戏剧里算好戏。

中国的评奖都是假的 都是领导意识

:听说您喜欢戏剧家梅耶荷德(俄),您是不是认为“一部作品只有被一部分人喜欢得要命,又被另一部分人恨得要命时,才是成功”?

林兆华:我无所谓。骂我也不生气,表扬我也不会乐呵呵,一个戏做完了就完了,你提一些意见,以后我再做,注点意,克服一些毛病就完了。

:面对没有看过您的戏的人,您会推荐哪些戏?您70多部作品中,您比较满意的戏是哪些呢?

林兆华:我不推荐,反正我排过,就喜欢,我推荐完了人家也不喜欢,不推荐的人家可能喜欢,他爱看什么就看什么,就完了。

:那就是说您排的戏您都挺满意的是吗?

林兆华:我自己当然满意,不满意我怎么会排,但有的观众不喜欢是肯定的,不可能你排的每一个戏观众都喜欢,这不可能。

:过士行老师说您不仅是各种奖没有,而且是一个被冷落的人?

林兆华:冷落不冷落我不管他了,我就做我的就完了,我没领过什么奖,只有一个曹禺颁的,还有戏剧文学,弄的什么这花、那花的奖。中国的评奖都是假的,都是领导意识,没有说自愿的,不会的。

:外国的奖项呢?

林兆华:咱别说外国了,外国人是自由民主的国度,我们这不可能自由到那种程度,真的不可能的这两块业务真是肥的流油。但阿里巴巴会不会把支付宝这块肥肉分给商银行其它股东吃。人家文化的基础在那。

(:野狸红)

青岛白癜风去哪治疗
小孩怎么健脾胃
如何预防季节性过敏性鼻炎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