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空看私聊第三百六十三章余波离开

发布时间:2020-05-29 08:40:57 来源:栖霞律师网

悟空看私聊 第三想卖什么就卖什么。”百六十三章 余波

听了郭大路和崔汝甲刚才的一番对话,这场平安城之战的来龙去脉终于水落石出,概括来说就是谪仙子找人搭手接剑,而路不平则想借谪仙子的谪仙剑一举突破上三重大宗师。

能在现场观战的大都是修行圈的高人,很轻易地便得出这个结论,尤其是谪仙子最后飘然的离去,更加证实了那竹刀少年并非八王子请来的死士刺客,而是推演出崔汝甲谪仙剑出关,顺势入梁王宫争取这份机缘的剑修。

对众人而言,现在还剩下最后一个问题:这位原墨门剑修是怎么在这么短时间内自愈伤势,并一步踏到上三重大宗师门前的?是动用了秘术,还是服用了秘宝?

还在慢慢消化腹中蟠桃的郭大路自然不可能跟大家解释“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全部经过,不论是蟠桃和九转金丹,一旦暴露,势必会在玄界引发一场场腥风血雨,甚至会惊动某些高高在上的圣人。

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实力转移视线,找那位太子党大臣的麻烦。

“是老夫!”那大臣倒也刚直,凛然向前跨出一步,直面郭大路。

“你本是墨家弃徒,却冒充杏坛先生,此罪一;你冒充杏坛先生,欺瞒陛下,犯下欺君之罪,此罪二;你以杏坛先生的名义邀战太子府首席供奉,却在比武的过程中施险恶手段,意图刺杀仙子,此罪三,你犯下这三桩大罪,每一桩都是罪不容诛,老夫敢说便敢认,你待把老夫如何?”

“如何”两字刚出口,那大臣眼前便是一花,青衣少年已来到他面前。

那大臣也是九重真人境界的修行者,但面对着眼前少年,莫说出手,他连逃跑的念头都不敢生。

就好像狐狸遇到老虎,巨蟒遇见真龙……高阶大物的绝对压制。

“路道友手下留情!”梁王见状忙出声叫道。那青衣少年此时距离大宗师只差临门一脚,且观其状态,那一脚明显是他自己在有意克制,也就是说只要他愿意,随时可入大宗师境,梁王岂敢不重视?

郭大路没有对那大臣出手,面带微笑看着他,道:“本座一生行事,岂容旁人置喙?你,三月之内不准开口说话,否则我将你那根长舌拔下喂狗,听明白了吗?”

那大臣噤若寒蝉,再无适才的大义凛然。

陛下刚刚已改口称呼此子为“道友”,认可了他的身份,自己还能说什么,还敢说什么?

再说,他冒充杏坛先生,人杏坛都没说什么,轮得到自己置评?至于“欺君之罪”,对于这些大宗师人物而言,欺君什么的根本不存在的,以此定他罪与讲笑话有什么区别?

最后再说刺杀,谪仙子已有“扯平”定论,再说一字都是多余。

这就是实力为尊的修行界,等级分明,异常残酷。

梁王道:“蔡卿,朕准你告假三月,回去好好闭门思过。”

蔡贯躬身行礼,却不敢开口谢恩。

郭大路心中好笑:“自己生性低调,不爱装逼,偶尔装一次,还真有点不习惯。”

当即不再理会蔡贯,转头看向太子梁成康,后者下意识地向后退了两步。

“别紧张,我不打你。”郭大路安慰道,然后伸出一根手指,“只是有个温馨提示,好好当你的太子,少干蠢事,不然既显得小气不大方,又贻笑大方,不值,好不好?”

梁成康面色铁青。

梁王淡淡道:“还不快感谢路宗师的教诲。”

梁成康怔了一下,带着情绪向郭大路行礼,“多谢路宗师教诲。”

郭大路忙摆手:“不至于、不至于……说起来你调查我的身份也是情供水系统有可原,只不过你不应该随便托人向杏坛某位无名先生打听消息,而是应该亲自去杏坛后山问清楚,自那位老夫子入圣之后,杏坛现由大先生温少谷和二先生荀安修管事,两位先生与我皆有交情,一起探讨过经史子易,两位先生也先后诚邀我入杏坛后山被我婉拒,即便如此,想必他们也不会介意我的这个小玩笑。”

这番话一出,场间氛围顿时又微妙起来,大家忌惮郭大路准大宗师的身份,不敢公然议论,但面面相觑的表情还是暴露了他们内心的真实想法——不相信、不接受、不议论。

开玩笑,杏坛大先生和二先生“先后诚邀”?这淡扯得未免也太离谱了点。

成康太子一时也不知如何接话,低头不语。

郭大路说完也不再搭理他,而是转向还跪在地上的梁衍,抱歉道:“不好意思衍兄,连累你了。”

梁衍一言不发,心中却是大大地松了口气,只觉得人生的大起大落,实在是太刺激了,同时感叹,在这玄界,实力果然代表着一切,一位大宗师的一言一行,几可以决定一个人的命运,一定要变得更强才行。

梁王也看向梁衍,面色和缓,道:“起来吧,也不知道为自己解释两句。”

其言若撼焉,其实深喜之。

梁衍谢恩,仍旧不多说一句话,梁王对他的知进退、得势不迁怒的表现很满意。

梁红鲤这时跑了过来,与八哥对视一眼,二人眼中竟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随即梁衍微微点头,示意没事,却见九妹眼中泪光莹莹,心中好奇,不知九妹又预感到什么伤心难过的事情,只是当此时此景,实不便出口询问安慰。

却听郭大路朗声说道:“今番良晤,豪兴不浅,在下冒充杏坛行走,理当登门解释一番,诸位他日江湖相逢,再当杯酒言欢,就此别过。”说着团团拱手,身子随之一晃,人已从眼前消失。

其时,明月升至中天,王城一片大白,清风徐来,吹动衣衫,梁红鲤再也忍耐不住,泪珠夺眶而出。

梁衍望着郭大路消失的方向,若有所思。

……

寻羊斋,崔汝甲已换回羊肉汤老板的服饰,此时正在发脾气。

妖宠兼馆内伙计孤独坚强不解问:“主人,你已当着梁王和玄界那么多大宗师的面请回谪仙剑,为何还要生气?”

崔汝甲怒道:“都怪那个路不平,当众让我难堪,我正在说自己神秀剑法中‘切昏晓’一式样如何了得,他偏偏在那个时候出来唱反调,让我出丑,如果不是我走得及时,肯定会被别人嘲笑死。”

独孤坚强大怒:“主人勿怒,我现在就去找他算账,狠狠地咬他一口,给你出气。”

崔汝甲道:“他即将破境入十重大宗师,你怕是咬不到他。”

独孤坚强遂放弃找郭大路算账的计划,道:“主人,我回头画个圈圈诅咒他,给你出这口恶气。”

崔汝甲白了妖宠一眼,忽而眉头锁起,陷入沉思。

茂名治疗白癜风医院
经期延长喝什么好
温州治疗白癫风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