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象民國于紙上

发布时间:2020-01-04 13:12:42 来源:栖霞律师网

核心提示:民国不应该仅仅是一个历史名词,我们要触摸他的血肉,他的精气神,不应该只从教科书出发,只从政治这一个层面出发

民国不应该仅仅是一个历史名词,我们要触摸他的血肉,他的精气神,不应该只从教科书出发,只从政治这一个层面出发《曾经风雅 文化名人的背影》一书通过对民国名人雅士人生及治学经历的钩沉,来呈现一代知识分子的精神气质和风貌

描摹民国的背影

辛亥风云已走过百年,民国岁月还有多少记忆尚可触摸学者钱理群曾经说: 对鲁迅这一代人来说,民国意味着剪辫子剪辫子显然是一个象征,意味着思想束缚,民国意味着他们有一次机会,来摆脱政治的压迫,摆脱思想的束缚,所以他们有一种解放感也就是说民国对他们来说实际上是一次争夺地位的努力,所以就对他形成永远的记忆

于老一辈文化人而言,民国其实并不遥远,因为他们本身就是从民国走来,可以称得上原本就是个民国人;于今日的年轻人而言,民国,似乎连影子都难得一睹了新近出版的《曾经风雅 文化名人的背影》一书所描摹的民国,不是史书上的煌煌大论,而是侧重 背影 ,通过对民国名人雅士人生及治学经历的钩沉,来呈现一代知识分子的精神气质和风貌

《曾经风雅》自提倡男人拖辫子、纳妾,女人缠足的 怪杰 辜鸿铭开篇,笔及那些被世人逐渐淡忘的文人雅士:蒋梦麟、顾维钧、梅贻琦、梁漱溟、顾颉刚、吴宓、傅斯年、罗家伦、钱钟书、林海音等 五四 运动后,蔡元培淡出北大,蒋梦麟代校长,面临的局面是 半年的欠款,六百的饥饿教职员,三千惹祸的学生 ;顾维钧作为外交家,敢向洋人叫板,创造了 弱国也有外交 的神话; 五四宣言 的拟草人罗家伦;向宋子文、孔祥熙开炮的傅斯年;以自身行动倡导 自由思想,独立人格 的学者陈寅恪

作者写这些风雅人物的生活、人生、治学乃至争论,而人物不是没有时代的,他们在人生和事业上的选择和取舍,都是那样地烙印着 民国范儿 ,于是,这些民国人物在作者看似细节化、碎片化的描写下,竟渐渐丰满起来于是,我们想象中的他们不再仅仅是老照片上长袍马褂的样子,我们想象中的民国也不再单纯是教科书上的刻板样子,民国有它独特的气质,民国人有他们的 范儿

曾经风雅今安在

若以时间论,民国自19 12年始,至1949年止;若以空间论,它的气息是延续的以陈寅恪、梁漱溟为例,解放后,政府对陈寅恪礼遇有加,非一般学者可企及,然陈寅恪宁居中山大学而不肯入京, 以义命自持,坚卧不动,不见来访之宾客,尤坚决不见任何外国人士,不谈政治,不评时事政策,不臧否人物 决不从时俗为转移 (吴宓1961年8月 0日访陈寅恪日记)

陈在《对科学院的答复》信中说: 我绝不反对现在政权,在宣统三年时就在瑞士读过《资本论》原文但我认为不能先存马列主义的简介,再研究学术我要请的人,要带的徒弟都要有自由思想,独立精神 无独有偶,解放后,梁漱溟曾多次被邀参加会议,均因直言遭到痛斥,乃至大规模的批判,对此,梁的态度是: 三军可以夺帅也,匹夫不可夺志也 并进一步解释说: 匹夫 就是独人一个,无权无势他的最后一着只是坚信他自己的 志 什么都可以夺掉他,但这个 志 没法夺掉,就是把他这个人消灭掉,也无法夺掉

陈、梁当时的态度,是他们作为知识分子的骄傲和坚持 所欲有甚于生者,所恶有甚于死者 、 士可杀,不可辱 ,这些从民国出来的人,走过滚滚历史,在某些方面可以说依然延续着民国时代的整体精神气质

知名人文学者谢泳在一次公开活动上曾说: 整体上来看,整个民国时代精神还是昂扬的,还是创造了很多财富我们对以往的历史,尤其是民国时代的历史,从我个人的角度来讲,我还是愿意用钱穆上世纪40年代写《国史大纲》时,在书前面写的几句话,其中有一句话讲得很好,一个国家本国的公民或者国民,对于你国家以往的历史要保持温情的记忆,这是了解一个国家真实历史的前提我们现在对民国的历史,也应该是这种态度我们谈论民国的感受,包含我们对当下中国社会的反思

民国不应该仅仅是一个历史名词,我们要触摸他的血肉,他的精气神儿,不应该只从教科书出发,只从政治这一个层面出发在社会层面和文化层面民国有什么而我们现在没有什么在一个大时代中,什么是一个人真正值得追求的价值为什么民国有的而我们当下却没有传承下来这也许是我们更应该思考的问题

青史不必尽成灰,在纸上,我们可以想象民国也许,民国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好,但也没有那么坏

汉森四磨汤不适用人群
小孩不消化家里备什么药好
静脉血栓预防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