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尘缘第四百二十八章迷糊女修离开

发布时间:2020-05-30 03:05:03 来源:栖霞律师网

仙玉尘缘 第四百二十八章 迷糊女修

林暮面色白,坠落在地。【、.

体内气血翻涌,识海传来阵阵剧痛,和他神识紧密相连的玄金剑,废了!

仅仅只是一击!

真正面对,林暮才知道自己和金丹后期修者真正差距。

他不是没有见过金丹后期修者战斗,连金丹期巅峰,甚至隐心和元婴期千年蜈蚣战斗,他都亲眼目睹,在他看来,金丹后期修者实力,不过是比他略强一线而已。

但这次正面对决之后,他方知自己想法是如何想当然,和现实差距太远。

同样是剑技连,他和裘风差距,完全不是在一个境界上!

林暮强自控制伤势,但不可遏制,一口鲜血还是从他喉中涌出,哪怕他极力控制,鲜血还是顺着他嘴角汩汩而流。

一击见胜负!

裘风哈哈大笑,剑指林暮:“我还以为你有多强,原来也不过如此!”

他完全忽视林暮仅有筑基期的修为。

林暮暗自调息,一言不。

裘风笑声顿止,面色阴寒道:“我本打算留你性命,但你击杀我手下五位金丹期修者,这仇,无论如何都要报!今日,你必死无疑!”

舌灿莲花,怕也不过如此。

明明是他招惹林暮,步步紧逼,追杀至此,在他口中,林暮却变得罪大恶极。

鲜血腥甜,林暮强行忍下,不愿露怯,在地上站得笔直,遥望裘风,讥讽道:“逞法宝威风,也能如此猖狂!有本事你莫用飞剑,你我正面一战!”

裘风仰天狂笑,剑指林暮:“你这激将法真是不入流,如果我是三岁小孩子,或许真会这样做。你师傅没告诉你么,飞剑,也是剑修实力的一部分!今日我会让你生不如死,你不是畏惧我飞剑么?那我就用飞剑将你削成白骨,以解我心头之恨!”

激将法不成,林暮面色不由一黯。

如今他飞剑都被斩断,正面对决,他必死无疑!

没有飞剑,他无法施展剑技连,术法攻击力完全无法和剑技相比,体魄虽然强悍,但裘风连他飞剑都能斩断,击杀他自然不难!

完全束手无策!

林暮望着狞笑不已的裘风,心头一阵悲凉。

裘风没有立即动手,分明是想狠狠玩弄他,折磨他心灵。

他现在就如同砧板上的鱼肉,任凭宰割!

唯今之计,只有逃,别无他法!

逃也只有遁入旋月空间一途,不然,也是会立即被裘风追上!

心中纵有千般不愿,但在性命攸关时刻,林暮迫不得已,还是要暴露旋月佩秘密。

但现在,青牛距离他尚有一段距离,就连遁入旋月空间,都异常艰难!

林暮暗暗传音给青牛,让它向自己靠拢。

他却是站在原地,没有动弹,因为他明白,一旦他有异动,裘风就会立即展开犀利攻击!

届时,便再无退路!

青牛聪颖无比,一边维持天水青牢不破,一边漫不经心靠近林暮。

它同样明白,只要靠近林暮,他们就能立即消失!

林暮故意和裘风斗嘴,不停羞辱他,分散他注意力,为青牛争得喘息之机。

“你也只能和我逞逞威风,信不信我现在空手也能打得你满地找牙?”林暮已是决定破罐子破摔,索性信口开河,极尽羞辱之能事。

“临死还嘴硬!”裘风怒骂道:“现在你还能逞口舌之利,等下你就会生不如死!”

“届时但愿你还能如现在这样强硬,不要求饶!”裘风阴狠一笑。

话音刚落,他青色飞剑倏然光芒大盛,劈向林暮!

这时,青牛还在缓缓挪动!

林暮当机立断,拼命向青牛飞去。

求各路有志英才但是,他度还是快不过飞剑,裘风青色飞剑,一下劈在他和青牛中间!

林暮身形顿止!

“真是感人呢!”裘风淡淡笑道:“死都要和青牛死在一起。但显然你想多了,青牛是属于我的,死的只能是你自己!”

林暮双目喷火,紧紧盯着裘风。

他这是赤-裸裸的戏弄!

被人羞辱至此,林暮已经很久没有经历过了,热血上涌,林暮就要冲上去,和裘风硬拼体魄!

但风一吹,他立即清醒过来。

现在,裘风只需一剑,就能立即劈死他!

想救下青牛,都变得遥不可及!

若是现在就遁入旋月空间,在裘风此刻如此大意下,他还是大有希望!

但,他如何能抛下青牛,独自逃生?

林暮近乎绝望般望着青牛,这段触目可及的距离,现在却宛如天堑,任凭他如何不愿,想同时救下青牛,都变成一种奢望!

青牛同样看清眼前形势,传音给林暮:“你独自逃生,莫管我,他既然看重我,就不会杀我的。”

“若是有缘,我们还会再见的。”青牛説完两句话,两行浊泪,顺着它脸颊滚滚流下。

“我是不会抛下你的。”林暮当即传音:“我们再努力一次,如果真不行,我只好和他拼命!”

青牛已是説过三句话,无法再説,它在原地,暴躁不已,眸中全是焦急。但林暮已是决绝,目光中没有任何退缩,它不由心中大为温暖。

其实到目前,裘风都没想着杀它,它没有任何生命危机。

有生命危机的是林暮!

但在性命攸关时刻,林暮都不愿抛下它,让它成为被裘风禁锢,失去自由,任人玩乐的灵兽!

林暮都不怕,它有什么好怕的!

在裘风再度操纵青色本命法宝级飞剑,攻向林暮时,青牛出手了!

它仰天出一阵震撼天地的嘶声怒吼,随即,一座巨大的青色牢笼,出现在裘风身周,紧紧困住裘风!

天赋秘法,天水青牢!

与此同时,它迅向林暮奔去。

短短数十丈距离,在这一刻,变得无比漫长!

三柄法宝级飞剑,急从青牛身后飞出,越过青牛,袭向林暮!

之前被青牛用天水青牢困住的两位金丹后期修者和一位金丹中期修者,已是脱困而出!

捉襟见肘,困住裘风,林暮又陷入三位金丹期修者围攻之中。

它和林暮想要全身而退,已是完全无望!

惊心动魄一幕,接连而至。

几乎不分先后,裘风一剑破开青牛天水青牢,和三柄飞剑一起,袭向林暮!

裘风暴怒无比,杀意横溢!

四柄法宝级飞剑,一柄本命法宝级飞剑,攻势如潮,瞬息就能吞噬林暮!

青牛绝望地望着面色呆的林暮,急急大吼:“快跑!”

危急关头,它再度突破,已是能説第四句话!

但眼前,它根本无法顾及这些,令她愤怒不已是,直到飞剑即将离体,林暮都是站在原地,一动未动!

“愚蠢!”青牛咆哮道。

2015年总产值达到5000亿元。从高端市场如军队、政府、司法、金融、交通、核电站、机场与港口第五句话亦是脱口而出。

但就在这时,极其诡异一幕,在它眼中出现!

四柄犀利无匹飞剑,在即将击中林暮时,倏然齐齐消失!

青牛惊讶万分!

裘风四人,面色大骇,他们根本没看清,自己飞剑是如何消失。

这时,一道身影出现在林暮跟前。

是一位女修!

裘风呆呆望着出现在林暮身旁的女修,惊呼道:“瞬移!这是元婴期修者!”

林暮望着眼前女修,同样惊诧万分。

他根本不知道她是如何出现,在四柄飞剑即将击中他时,他万般无奈,已是暗自决定,先进入旋月空间躲过这一击!

但未等他有所行动,他就倏然现,身前凛然杀机,瞬间竟消弭无形!

而做到这一切的,正是面前这位看上去只有十五六岁的女修。

女修宛如孩童一般,光滑白皙细嫩的小手抓着四柄犀利无匹的飞剑,仿佛是拿着一堆破铜烂铁,一脸茫然对林暮道:“生了什么?”

林暮几乎跌坐在地,她手里抓着四柄飞剑,一脸纯真,反过来问他生了什么。

眼前女修,看上去没有任何修为,但给林暮感觉,却是极其强大!

能徒手抓下金丹后期修者本命法宝级飞剑,不説其他,单是体魄,就甩开他几个境界不止!

令他匪夷所思是,眼前女修小手白皙细嫩,根本就不像是炼体修者!

林暮不敢怠慢,忙如实回答:“我们正在打斗,他们四人欲要杀我,你刚刚救了我。”

女修望一眼手中失去光芒的四柄飞剑,恍然大悟,惊喜道:“原来是这样啊。”

这人正常么?

林暮心头浮起这个想法,但他压下这个想法,正色道:“正是,多谢你救命之恩!”

他已是看明白,眼前女修拥有足以改变战局实力,如果女修肯帮忙,他和青牛定然能够脱险!

女修面上笑容绽放,纯真灿烂,声音清脆动听至极:“举手之劳嘛,你就不要放在心上了。”

大战当前,林暮却是瞬间忘记所有危险,如同沐浴在暖春中,温暖异常,几要沦陷其中。

旋即,他才猛然惊醒,心中暗暗惊呼:“这人到底是何来历,看上去宛如十五六岁小女孩一般,言行举止却宛如五六岁小女孩,偏偏实力又强横得离谱!”

“你们谁是好人,谁是坏人?”女修清脆声音再次在林暮耳边响起。

林暮忙回过神来,正要答话,却是被裘风抢在前头,裘风急急道:“我们是好人,他是坏人,他杀了我们五个人!”

裘风已是看出,这女修分明是脑袋迷糊,和神经错乱者没有两样!

她也根本不认识林暮!

她插手这场战斗,根本就是一个意外,纯粹是他倒霉!

但现在,形势对他和林暮而言,都是在同一个水平线上。

只要他能取得女修信任,局势仍将掌握在他手里,林暮仍然必死无疑!

他话音落下,女修面上立即浮现一抹怒色,回身望向林暮:“是这样么?你为何要杀他们五个人?”

裘风面带笑意,眼前这女修,迷糊至极,简直太好蒙骗了!

林暮心头大急,他同样看出女修根本不是常人,忙急急道:“是他们追杀我和青牛,不然以我现在实力,如何敢与他们为敌?”

女修闻言,向一旁青牛望去。

随即,她欢欣不已,跑到青牛跟前,踮起脚尖摸摸青牛额头,回身对林暮灿烂笑道:“这头青牛好可笑啊!”

青牛老脸一阵通红。

林暮尴尬笑道:“我也觉得它很可爱!”

裘风眼见势头不对,女修似乎也喜欢这头青牛,他忙向女修道:“你莫要听信他胡説,他分明在骗你!他都能独自斩杀五位金丹期修者,实力还能弱?”

裘风紧跟着道:“他就是一个恶人,杀人不眨眼!”

裘风颠倒黑白,説着林暮坏话,面上却装得善良无比,欲要打动眼前这迷糊女修。

女修笑着摸摸青牛脖间青色毛,转过身来,对裘风娇喝道:“你莫要再説了,这事全是你的错!”

裘风面带无辜,不甘道:“为什么?”

“因为你看着就不像个好人!”女修声音清脆动听至极。

看无广告,全文字无错,-....c.o.m,您的最佳选择!

积食内热怎么调理
白带异常下面痒
巢湖白癜病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