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兽主宰第一千一零九章神秘鳞片离开

发布时间:2020-05-30 03:01:42 来源:栖霞律师网

荒兽主宰 第一千一零九章 神秘鳞片

玉儒龙本尊缓缓睁目,抬头望着燕澜,声音沙哑道:“燕兄,此事说来话长,百年前,我正位于修为的巅峰期,纵横经武州少有人敌。可是有一日,我碰到一个神秘的人物,他两招便将我重伤。纵我修养百年,依旧恢复不了当年修为。”

玉儒龙分身一叹,道:“此秘密也掩盖了百余年,若是传了出去,龙虎殿必将顷刻覆灭。”

燕澜点了点头,龙虎殿存在这么久,得罪的势力定然不少。若被那些势力知晓,当年威风八面的龙虎殿殿主,如今已经成了一个半废之人,定会集结力量,荡平龙虎殿。

就算与龙虎殿无怨无仇的势力,也会觊觎龙虎殿的底蕴,行杀人夺宝之举。

人心叵测,**无穷,所以修真界才会如此混乱。

燕澜道:“儒龙兄如此信任我,我自当保守此秘,不会给龙虎殿带来浩劫。”

玉儒龙笑了笑,道:“我既愿与燕兄说及此事,必定是十分信任燕兄。此番喊你过来,并非只是让你知晓我本尊的伤势,而是有一物要给你看一看。”

燕澜心神一动,玉儒龙要给他看的东西,必定与他有所关系,否则玉儒龙不会毫无理由地拿出来给他看。

“是何东西?”

燕澜没有刻意压制心中的好奇,微微睁大眼睛问道。

玉儒龙本尊缓缓站起,心神一动,从储戒中取出一物。

燕澜盯着那物,那物呈幽黑之色,约莫两个手掌大小,厚约一寸,好像一块特殊的瓦片。

玉儒龙道:“就是此物,燕兄,你看看,应该会感到格外熟悉。”

燕澜点了点头,接了过来。

触摸那物一瞬间。燕澜心神猛地绷紧,他清晰地感应到,此物之中,竟有一股与黑狱鬼蛊相似的气息。

燕澜瞳孔骤缩。细细打量着此物,手掌来回摩挲,心道:“这极像一片鳞甲碎片,但似乎不是黑狱鬼蛊身上的鳞片,可为何又有类似于黑狱鬼蛊的气息?这片鳞甲碎片。与黑狱鬼蛊到底有着什么关系?”

沉吟片刻,燕澜抬头问道:“玉儒龙,此物从何而来?”

玉儒龙本尊沉沉叹了口气,微微抬起头,目光之中闪烁着追忆之芒,随即用沧桑的声音说道:“百余年前,那神秘人物伤我,我那时修为也不弱,不惜折损我百年生机,施展终极力量反击了一下。此物便是从他身上震落,被我拿到。”

微微一顿,玉儒龙目光看向幽黑鳞片,继续道:“当时那人似乎极其在乎这片鳞甲,意欲夺回,我见打不过他,便施展龙虎殿遁逃秘法,以数百年修为凝结成一道身影,留在那里任由他轰碎,而我虚弱的本体当即被传送到这个密室之中。方才得以保全性命。”

燕澜眯了眯眼,问道:“那人后来没有找上龙虎殿吗?”

玉儒龙摇了摇头道:“没有-34,182,那人似乎也是分身,应该没有看破我的逃遁秘法。以为将我杀死。而我留下的数百年凝结的身影,爆炸开来的威势极强,定是将那人所伤,可能也让那人以为,这片鳞甲在爆炸中粉碎,所以他未再来找我龙虎殿的麻烦。”

“哎。这些其实都是我的猜测,那人真实的想法,以及他真实的身份,我俱不清楚。此物是不是与黑狱鬼蛊气息有些近似?”

燕澜默默点了点头,道:“确实如此,但似乎不是从黑狱鬼蛊身上掉落,我靠近过黑狱鬼蛊,这鳞甲气息与黑狱鬼蛊还是有些差异。”

“哦?”

玉儒龙微微惊奇,旋即摇头叹道:“我上次有幸看到黑狱鬼蛊,虽然片刻之后便被震晕,但对黑狱鬼蛊气息依稀有些熟悉。我还以为这就是黑狱鬼蛊掉落的碎片,故才喊你亲自跑来一趟,我怕若用分身带出去给你,这独特的气息会引起那神秘人物的察觉。”

燕澜道:“确实要小心谨慎,这鳞甲碎片气息独特,即便放在储戒之中,也难以彻底掩藏气息。”

玉儒龙道:“燕兄,对于这块鳞甲碎片,你可有推测?”

燕澜摇了摇头,道:“目前尚还看不出什么,只能判断这鳞甲碎片不属于黑狱鬼蛊。具体是哪一种物种所有,或者是不是鳞甲碎片,还需好好探寻一番。”

玉儒龙道:“好吧,此物就送给燕兄了,以燕兄的能耐,藏匿此物气息应该不难。不求我能复仇,但求能助燕兄对抗黑狱鬼蛊。”

燕澜皱了皱眉,看向玉儒龙道:“儒龙兄,此物太过稀奇,亦乃珍贵,我受之不起。”

玉儒龙看着燕澜毫无贪婪的眼瞳,不由暗自敬佩,当即赠送之心更为强烈,郑重道:“燕兄,此物留在我身边,无所用处。那箫醉竹与你有不死不休之仇,他不知得了什么运气,居然能掌控黑狱鬼蛊,若箫醉竹彻底掌控黑狱鬼蛊,便可冲破黑狱山脉封禁。到那时,箫醉竹首先找寻的仇人便是你。”

说着,玉儒龙摇头一叹,道:“我本体受损严重,不能帮你已是惭愧,只希望此物能助你找出黑狱鬼蛊的弱点,你带走好生研究吧。我只希望,若你能够查出那神秘人物的身份,告知我一下即可。目前我怀疑,那人便是那个神秘尊主的分身。”

燕澜点了点头,玉儒龙这个推断较为合理,若那尊主亲至,只怕十个玉儒龙都逃脱不了,即便当时玉儒龙拥有龙虎殿逃遁秘术。

深深吸了一口气,燕澜拱手道:“既然如此,那我便不再推辞了。若有关于伤你之人的讯息,必定会及时通知你。”

玉儒龙点头一笑:“多谢!”

燕澜收好那枚鳞甲,没有放在普通储戒之中,而是藏匿在芥子镯中。

随后,燕澜问道:“儒龙兄,还有什么其他嘱咐吗?”

玉儒龙摇了摇头道:“没有,仅有此事,你在外行走要多加谨慎,那个神秘尊主定然不会轻易善罢甘休。”

燕澜点了点头,且不所那尊主本就是为擒杀他而来,单就他杀了黑阁主五人,那尊主也不会放过他。

更何况,那五人无魂的秘密,燕澜也想调查清楚。未完待续。

产后不排气用四磨汤
莆田白癜风医院有哪些
运动损伤现场急救方法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