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灰当自强第三六九章拯救仙侠精分男配5离开

发布时间:2020-05-30 03:17:58 来源:栖霞律师网

炮灰当自强 第三六九章 拯救仙侠精分男配5

她必须要留下,顾晓晓沉吟之后,抬头望了眼天边云霞,浮出一抹微笑:“我知道如何进秘境,很快你们就会成为众矢之的,再回秘境应是最稳妥的办法。”

“不需要。”

蔺戈仍是一副面瘫便秘脸,白瞎了他的好皮相,他集结了萧然和妹姝两人的优点,浑身冰冷充满禁欲气息,笑起来又如春风拂面,不愧是人妖,哦不,是妖人。

顾晓晓在心中腹谤着蔺戈,仍摆出云淡风轻的模样:“不带我的话,我就一直跟着你们,泄露你们的行踪。哦,想要杀人灭口,应该有些难度。”

“珑姐姐,我们绝没这个想法。”

月棋匆忙解释,语气诚挚。

她是善良的,在无关紧要的女装市场同质化的局面愈演愈重时候,顾晓晓把玩着手中七巧环,叮咚相撞如金玉之声,威胁之意坦然露出。

蔺戈权衡利弊之后,直接转身离开,月棋紧随其后,回头望了顾晓晓一眼。

他这举动算是默认,顾晓晓心中跑过一万头神兽,但是为了完成任务,还是跟在两人身后向前。

还好原主的任务委托是让萧重楼好好活下去,而不是嫁给萧重楼,否则顾晓晓要吐血了。

每个女人都以为自己是山鲁佐德,迷得心狠手辣的国王放下屠刀,开始一千零一夜的奇幻之旅。

但大家往往忘了,在山鲁佐德之前,有无数女人被砍断头颅。

蔺戈背影挺拔,顾晓晓摇了摇头,顿生惆怅,一体双魂究竟该如何唤醒萧重楼。

大荒之内,多人迹罕至妖兽横行之处,为了避开玄妙门的追踪,蔺戈多走高山沼泽遍布罡风的地方。

修真者虽逆天而行,对于元婴期以下的修士来说,恶劣的天气环境还有层出不穷的妖兽,足以阻断其追踪的脚步。

蔺戈虽然傲气。但他的决策在目前而言还是正确的。

气氛怪异的三人行,在蔺戈的沉默,顾晓晓的漫不经心,月棋的欲言又止。每次开口都尴尬落幕中结束。

修真者怀孕由于体质还有修为的不同,怀孕周期也不同。正因如此,当初月棋与蔺戈露水姻缘之后,才以为孩子是他的。

故而月棋虽然怀有身孕,但对于形成无碍。

孤男寡女结伴而行。一个温柔似水一个冷漠如冰,最后产生化学反应,奇异交融也属正常。剧情中,蔺戈就是被月棋的天真善良无私融化的,但顾晓晓横插一脚后,剧情只能拐弯儿了。

况且为了不让男女主有那么多命悬一线的危情片刻,顾晓晓刻意绕开了剧情中两人走的路线,打算碰碰运气。

月棋怀了敌对门派嫡传弟子的孩子,不敢回尘光派。没来玄妙门前,她心中对萧重楼还抱有幻想。没想到他再次失忆成为蔺戈,虽然还护着她,却不像秘境中那般明朗善良。

三人所行之地,多瘴气妖兽,舞珍珑和蔺戈少言寡语,月棋思及舞珍珑指责她横刀夺爱之事,总疑心她这是故意冷落自己。

密云山上紫金藤最有名,炼制武器时加一点紫金藤能够提升武器的柔韧性。三人到此处后,默契的寻起了紫金藤。这藤十分珍贵,伴生有穴蝰。若想蛇口夺物难度异常高。

七巧环在淬炼中融了舞珍珑心血,又随着她修为进步不断重铸,除非顾晓晓毁了一身修为重新练起,否则就不能轻易改变武器。

顾晓晓最爱用的兵器自然是剑。其次就是长鞭,如今拿起七巧环总嫌不够趁手,到了密云山,就生出了摘取紫金藤,再炼一条长鞭,届时与七巧环配合使用。

密云山高约千仞。紫金藤生在断崖上,日日受罡风吹拂日晒雨淋,再加穴蝰唾液浸染,才有用来炼器时的奇效。

为了寻找紫金藤,三人迎难而上,朝着终年不见人烟的地方攀爬。

青云直上猿声凄凉,再加上几只不开眼的妖兽,深不可测的密林,三人手中动作不停一路披荆斩棘。

顾晓晓有些寂寞,这还是她头一次做任务,两个说话的人没有。为了比高冷更高冷,她自上路之后,能说一个字的就不说两个字。

如今高冷有余,她想俯身和两个人说句话,也找不到合适的话题了。

“紫金藤!我看到了!”

月棋停住了脚步,略显激动的喊着。

在她喊出来之前,顾晓晓已经看到了对面断崖下方,那株缠在陡峭岩石上的紫金藤。

紫中带着赤金的藤蔓,在云雾中若隐若现,顾晓晓厌倦了高冷,遂开口:“待会儿先用灵果引出穴蝰,除去它之后,再行采撷。”

月棋这段时间被两人的沉默,逼得有些神经质,骤然听到舞珍珑说话,欢喜道:“姐姐说的是,正要如此。”

那边蔺戈从袖子中取出一枚芳香四溢的巨灵果,反手扔向对面石壁。

碧青色的果子才到半空中,只见一条布满青麟宛若长练的穴蝰,闪电似的噙住果子囫囵吞了下去。

“好凶的穴蝰。”

顾晓晓握紧了手中七巧环,这穴蝰足有耳臂粗,行动敏捷至少有数百年修为,凭目力推测这妖兽应该快要结丹。

蔺戈面不改色,没有回应的月棋的话,弹指又是一枚巨灵果,这次去落在了不远处的地上。

那穴蝰记住了巨灵果的气味,三人又隐匿了气息,它嗖的一下如箭射出,冲向灵果。

只听铮铮铮三声,七巧环山河扇还有玉箫同时出击,穴蝰猝不及防被七巧环打了一下,身子哗的一下扭曲弹起,避开了剩下两样武器的攻击。

此番攻击暴露了三人行综,那穴蝰修炼几百年通了神智,对打搅它清净的修士起了杀心。

只见它弓起身子,露出两只足有三寸长的毒牙,泛着紫色的眼珠狠狠瞪着三人,尾巴一摆冲顾晓晓扑去。

顾晓晓头一个中奖,急忙将七巧环接连抛出,又用两枚护住身体,专心寻找穴蝰七寸之处。

这毒物本是蛇中变种,继承了蛇的毒性和外形。鳞片硬如精铁,还有两只退化的前足,趾甲异常锋利。

月棋收回玉箫,再次发动进攻。蔺戈打开山河扇,放出数枚细如牛毛的银针,射向穴蝰的眼睛。

这物生的丑陋蠢笨,却比一般妖兽更要灵巧,三人围攻只伤了它一些鳞甲。

缠斗了一段时间后。几人也摸清了穴蝰的路数,它仗着速度灵鳞片坚实,以毒牙为武器,这才给三人带来了这么大麻烦。

顾晓晓先前一直在追着打穴蝰的七寸,结果却发现打上去,它不疼不痒没有太大反应,经过研究之后顾晓晓眼睛一亮:“打尾部五寸处,它的命门在那里!”

在她的提醒下,三人齐心协力打向穴蝰最脆弱的地方,又过了两个时辰终于将它打死。

穴蝰死了。到了收获胜利成果的时候,顾晓晓掏出匕首开始取蛇胆扒蛇皮,大方的将摘取紫金藤的差事让给了两人。

蔺戈飞身去摘紫金藤,月棋紧随其后,两人衣袂翩跹如一对璧人。

正在这时,空气中突然传来强烈的腥臊气,顾晓晓抬头,只见一条足有先前穴蝰两倍大的紫青穴蝰蜿蜒而来。

刚经过一场酣战,她正处于放松之中,危险来临第一反应就是后撤。

她不是舞珍珑。自不会拿血肉之躯为蔺戈抵挡攻击。奈何蔺戈一把揽住月棋打开山河扇往后退,顾晓晓充分领略到了我不用快过穴蝰,只需快过你的悲催。

两人一闪,她首当其冲暴露在发怒的穴蝰眼中。

顾晓晓用七巧环护住要害。胳膊被这畜生咬了一口,伤口处顷刻泛黑。

毒素进入体内迅速蔓延,顾晓晓急忙避开,用利刃划开手指开运功逼毒,脸色青红交错格外恐怖。

大家只以为除了穴蝰之后万事大吉,谁知这竟是一雄一雌两只穴蝰。伴侣惨死这条雌穴蝰拼着性命与三人恶斗,顾晓晓手上还沾着雄穴蝰的血,被咬伤也不算亏。

方才的雄穴蝰已经让三人吃尽了苦头,又来一条更变态的,顾晓晓又受了伤,形势更加危机了。

顾晓晓逼伤的同时不敢放松半点警惕,她最担忧蔺戈和月棋舍她而去,留她一个人面对狂怒的雌穴蝰。

不过两人还没这么卑鄙,蔺戈躲过雌穴蝰的偷袭后,展开山河扇再次斗了起来。

月棋心有余悸,缓过神儿来之后,拿出白绫卷了尖利石头,朝雌穴蝰身上砸。

这雌穴蝰比雄穴蝰多了两三百年寿命,头上已经隐约冒出角来,同时发出呼呼的声音,像是人类小孩儿的呜咽。

若非三人惊扰了它的清修,恐怕假以时日这雌穴蝰可能开启灵智幻化为人形。

顾晓晓心急如焚,蔺戈和月棋若是不敌逃走,留她一人在此势必凶多吉少。

她实在太大意了,任务刚开始,就让自己陷入了如此危险境地。

这雌穴蝰不知有多少年的修为,顾晓晓努力将毒素逼到一点,大汗淋漓陷入虚脱状态。

她一边逼毒,另一边目不转睛的看重两人与这孽畜恶斗。

月棋早就灵力不支,若非蔺戈屡次出手相助,她恐怕早就中毒了。

雌穴蝰的凶狠激起了蔺戈的战斗欲,他整个人如利剑出鞘,明明已经到了极限,偏偏又爆发更猛烈的攻击。

顾晓晓在疗伤过程中,意识到了她和蔺戈的差距,比她想象中更大。

蔺戈遇强则强潜力巨大,而她由于功法所限体内又有阴阳丹压制,后劲不足难以完全爆发。

雌穴蝰与伴侣在一起近两百年,从未被人打搅,今日觅食归来发现巢穴被毁伴侣惨死,自然将三人恨之入骨。

它们本为爬虫,修炼需要天时地利,修到开启灵智这一步更是万中无一,今日毁于一旦,它恨不得将几人吞入腹中报仇雪恨。

人有何辜,蛇有何错。

蔺戈越战越勇,到最后直接隔空将月棋送到顾晓晓身边,独自一人对战雌穴蝰。

这是一场惊心动魄精彩绝伦的战斗,蔺戈身上挂了彩,被毒物挠到的地方泛着青黑色,他的双眸渐渐染上了一抹红,考试水平化手中山河扇随心变,进攻防守滴水不漏。

顾晓晓叹为观止,目不转睛的偷师。

如此打斗持续了三天三夜,蔺戈被穴蝰毒牙咬到,兽性的一面被激发,最后怒吼着徒手将这它撕成了两半。

顾晓晓亲眼见证凶残无比的雌穴蝰,开肠破肚化为死物,一瞬间脑海里冒出三个字――非人哉!

剧情中淡化了萧重楼狐族血缘,他出生便是人类婴儿模样,及至后来修炼入魔都保持着人类姿态。

眼看蔺戈露出如此狂肆行为,顾晓晓脑补了两只毛茸茸的狐狸耳朵还有尾巴,心中那股不适立马淡了不少。

雌穴蝰死了,顾晓晓起身,用剑挑开它腹部,取出了散发着腥臭味足有鸡蛋大小的蛇胆,切成了两半淋了一手汁水,递给了伤痕累累的蔺戈。

“吃了它,可解穴蝰之毒。”

顾晓晓说话功夫一把吞下了半枚蛇胆,滑腻腥臭的蛇胆夹杂着苦涩的胆汁,一股脑儿滑进嗓子里,她被这股恶臭熏得眼前发黑,差点一弯腰全吐出来。

蔺戈没有结半枚汁水淋漓的蛇胆,他用袖子抹了把脸后,用山河扇将雌穴蝰彻底划开,掏出了一枚泛着青光的圆形珠子,直接吞下盘膝而坐进行炼化。

顾晓晓见他直接吞了妖丹,目瞪口呆,犹豫片刻劝道:“妖丹虽然能够激发修为增进,但修真之路,投机取巧之法,难免埋下后患。”

刚进入任务梳理剧情时,顾晓晓怀疑萧重楼再次变成蔺戈,与蒲牢内丹密切相关。

再后来,蔺戈杀戮之心愈发强胜,通过各种手段,包括吞食妖丹服用丹药来提升修为,顾晓晓猜测这是导致他不断入魔的根本原因。

今时的蔺戈还远没到后期那般入魔直身,顾晓晓出言提醒,也是为了减轻唤醒萧重楼的难度。

蔺戈闭目用功化去妖丹,脸上各色光华流转,本是骇人场景,因他生的俊美,也变得不那么面目可怖了。

(求支持正版)(未完待续。)

PS:谢谢大家的月票和打赏,(づ ̄3 ̄)づ么么哒大家,陵子继续努力存稿,照例存下个故事…~求月票,求正版订阅,到时候爆更!!

小儿厌食吃什么药治疗
希爱力能常吃么
运动时腰扭伤怎么办
友情链接